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出轨后的烦恼
出轨后的烦恼
  艳,23岁,已婚未育,160CM的身高,配上清秀的面庞显得娇小可爱。 
  艳,是我手下的一个督导,第一次见她是我给她面试的时候。一张平凡而清 秀的面孔上,有一双狭长却很有神的眼睛,平添了几分灵气——记得相书上称之 为狐媚之眼。她的性格很开朗,声音嗲嗲的,最要命的是她的屁股我非常喜欢, 很漂亮,不是很大,没有赘肉,浑圆结实,还微微上翘。我想,如果有机会从后 边驰骋一下,那该是多么令人期待的事啊!
 
  所以她被录取了!
 
  闲话不表,大约过了一个多月,她跟我一起到沧州下市场,会见几个新客户。 
  那天的运气非常顺,一口气拿下了三个客户,签了9。4万的订单管定金就 收了快2万。我注意到,艳的眼神由惊喜变为仰慕,又变为崇拜。我知道,她已 经被征服了,要知道,给她们督导定的任务事每月2万,连这她们完成起来都很 吃力,而这些对于她们来说无异于天方夜谭!
 
  " 走,我们找地方庆祝一下!" 我提议道。接着来到个环境还算优雅的餐厅, 点菜," 喝点什么?啤酒还是白酒?""我不会真的!""别那么扫兴好不好?在家
 不喝,出门了,还不放松下?" 我蛊惑道。" 我真的喝不了,不习惯那种味道! 
  " 呵呵,我心说,等的就是你这句话。" 那好,来两瓶圣丹尼诗赤霞珠!" 我说道," 好的,请您稍等!" 服务生转身离开。
 
  " 红酒没问题吧,喝完大啵都有葡萄香味!" 我调笑到。她低头没有做声。 
  片刻,酒菜上齐。" 来,为庆祝我们今天满载而归,干杯!" 一杯酒下肚, 艳,眉头一紧," 不兑些雪碧吗?" 显然她不习惯这浓郁的味道。我说:" 法国
 人用了几百年的时间,才把葡萄里的糖分,分离出来,你这一兑,不就又兑回去 了吗?" ……几杯酒下肚之后,艳似乎习惯了如此喝法。也是频频向我举杯敬酒……
 
  大约两个小时后,酒足饭饱。艳双颊酡红,语无伦次,已露醉态……
 
  打车来到一家酒店," 我们省点费用,开一个标间好不?害怕吗?呵呵!" 我扶着她,激将道。
 
  " 切,我害怕?只要你不怕就行!" 呵呵,又上套了不是?我心下暗喜。 
  (后来才知道,真的是我怕了!)
 
  来到房间,我正在打理,扭头一看,她大躺着竟然睡着了。搞死鱼?NO那 不是我风格。" 来,洗个澡去吧,洗完就舒服了!" 我推了推她。艳只是喃喃呓 语,没什么反映。" 那好,我来帮你。" 三下五除二,脱光了她的衣服。艳,仍 然没有反映,不知是真醉还是装醉!呈现在我面前的事怎样一副玉体?只见只见 肌肤皙白,玉体纤瘦,诶?乳房呢?怎么只有两个黄豆大小,深红色的乳头?原 来艳的乳房太小,已躺下就隐藏了起来。再往下看便是一丛浓密的阴毛,深褐色 的阴唇,根部还有亮晶晶的东西。正是这亮晶晶的东西出卖了她,很显然她是装 醉。
 
  起身抱起她来到浴室,调好水温,打开淋浴。在水的作用下,艳慢慢睁开眼 睛,突然野兽一般的向我吻来。我们的双手都在彼此的身体上游走着。终于让我 找到了我垂涎已久的小屁股。果然够质感,够弹性!我大力的揉捏着。艳的口中 发出不只是痛苦还是兴奋的闷哼声。
 
  " 哼……哦……" 嗲嗲的呻吟,我如何能受得了?提枪上马!
 
  右手板起她的左腿,左手扶着阴茎,微蹲,找准目标,腰部用力上挺。左手 再扶住她的后腰,向怀中一按!" 咕叽……""啊……" 一杆进洞。里面果然事水
 月洞天啊!就是有点松弛,不那么紧凑了……不过征服人妻的感觉仍然让我感到 很刺激。
 
  " 啪……啪……啪……" 我大力的挺弄着。艳,不久就胡言乱语起来" 啊… 
  …好涨……哦……顶死我了……恩……""嘶……你轻点……啊……插的太深 了…
 
  …" 满嘴呓语不断……
 
  我让她楼住我的脖子,又抄起她的另一条腿。站立着,操弄起来。" 啪…… 
  啪……啪……" 次次见底,杆杆没尽。艳彻底被操晕了。" 啊……不行了…… 啊……弄死我了……啊……" " 呜呜……不行了,……让你搞死了!……" ……
 
  不久,也许事因为太过激烈了,我感觉自己快不行了。赶紧停下来,把她抱 出浴盆,来到换洗台旁,让她双手扶住台面,从后边,一边拍打她的屁股,一边 狠狠的操弄。" 啊……哦……你太厉害了……啊……" 抬头看到换洗台镜子中, 我站在披头散发的艳身后,尽情的驰骋。真有策马扬鞭,将军的感觉。随加快了 拍打和挺弄的速度。" 头……绕了我吧……哦……我真的不行了……啊……你快 点弄出来吧……" 艳的淫声浪语依然不绝于耳。
 
  在这大力的抽插和感官的刺激下,我再也忍不住了。掏出阴茎,搬过她的头, 急叫到:" 快张嘴!" 艳不肯,我哪里能等她,随即射了她一脸。事毕,艳不停 的用粉拳捶打我。" 头,你坏死了!""你强奸我。" " 我汗!你刚才可是比我还
 猛来着,谁强奸谁啊?" " 是你,是你,就是你!" ……一番嬉闹之后我们洗了
 澡,又来到床上二度开战,又是一番狂风暴雨。
 
  次日,我们回到公司,各忙各的事物。当天夜里十一点多,收到了艳的信息 " 头,你是不是有病啊?我那怎么这么痒啊?" 我的头" 嗡" 就大了三圈,我操……
 搞什么飞机啊?老子有病?是你有病吧?他有病也不行啊!仔细感觉下,似乎真 的有些痒。心里开始恐惧起来,别是真的被她传染了吧?是越想越怕,越怕越痒…… 一整夜无法入眠。
 
  第二天一早,请了假,直奔医院。一套检查下来,花了我500多大洋。而 这其中就有令我今生为耻,噩梦般的前列腺液采集。我操,让一个四十多岁的老 娘们,用手,插入了我的菊花,我这个恨啊!
 
  在焦急的等待中,结果出来了。大夫说,啥事没有,连支原体衣原体都没。 
  你就是有点阴囊潮湿,回去用高锰酸钾洗洗,少穿紧身内裤,多通风就好了…… 
  我日她,肺都气炸了……给艳电话告之,她说:" 我知道,我也没痒,就是 吓吓你,我被整蛊了,从此与艳,老死不相往来。太变态了!
 
  「全文完」
 
[ 本帖最后由 xiaolongku2004 于  编辑 ]
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q7550383金币 +10回复过百奖励 
q7550383贡献 +1回复过百奖励 吾夜 金币 +5感谢来文